当前位置:首页 > 蒙阴文化 > 正文
aa7a0b23e0f242a5167eef4739b4f1a.png

云蒙湖“水怪”

◇李强

云蒙湖“水怪”  第1张

    崮文化网 云蒙湖即岸堤水库,位于蒙阴县城东15公里处,它是山东省第二大水库,刘宗元时期改为云蒙湖,当地老百姓谓之重山水库。云蒙湖衔千山之秀,汇万壑之流,像恢宏的苍龙俯卧在崇山峻岭之中。这里湖光山色,碧波万顷,鱼跃鸟翔,人杰地灵。

    昔日,这里曾是良田沃野,桃墟洼、官庄洼、荆汶、铁城一带,是县内有名的“画瓮粮仓”。田园阡陌纵横,茶坊酒肆相连,炊烟袅袅,汶水汤汤。1957年,临沂地区遭遇大洪水,沂沭河堤多处决口,洪水泛滥,受灾面积多达400万亩,老百姓损失十分严重。为使下游兴利除患,以便防洪、灌溉、发电,1959年11月冬开工兴建岸堤水库,终于在1960年4月汛期来临之前建成蓄水。

    为了建此人工湖,蒙阴人民无私奉献了6.3万亩肥田沃土,78个行政村的45172户农民告别了家园,搬迁到人工湖周围的荒山上居住。

    2002年10月16日,云蒙湖爆出特大新闻,一只57.5斤重的淡水龟浮出水面,这给美丽的云蒙湖又抹上了一层更加神秘的色彩,有老人们说,这是湖里“水怪”祸害死的。

    云蒙湖怪物其实很多,小时候大人都常说这些。那水库底下什么怪东西都有,能当船的鱼有的是,乌龟更大的都有,以前有个管水库放水的下去上来就吓死了。上个世纪中期,远在岸堤水库建设中,人们在一深潭里发现蛟骨,此处泉眼翻涌,蛟骨长度数米。这是云蒙湖“水怪”,肯定是极其具有实证价值的,可惜后来散失不知去向。

    俗话说三尺的泥鳅会玩水。这玩水的“水怪”,传说有很多。有的说是两个角的是龙,一个角的是蛟。蛟是什么样子,没有人知道。私塾里老师做对子,你说“比目鱼”;我答“独角兽”。此“独角兽”之属,当是蛟之类的“水怪”。

    水里的许多秘密,还不被我们熟知。老人们都说,陆地上有什么,水里就有什么。比如陆地上有牛、羊、猪、猴……。水里也有水牛、水羊、水猪、水猴(多见于南方);江河湖海甚至还有许多诸如乌龟、鼋、蛟龙以及其它水兽等等。在这里说一下鼋:鼋俗名沙鳖、蓝团鱼,性凶悍,力气大。唐朝《宣宝志》一书中,记述着宣州江中的鼋上岸与虎搏斗的情景。曾有人在80公斤的鼋背上放一块重达150公斤的花岗岩石,还站上5个彪形大汉,它仍能自如地爬行。据文献记载:鼋生存至今已有1.75亿年了。历史上,鼋也是一种神力的象征,庙宇的石碑和帝王的墓碑,一律由石雕的鼋驮着,身负千钧,依然昂首挺足。

    传说之一,东汶河水怪的故事。

    云蒙湖与上游东汶河上下贯通,该河自西方向东奔流不息。此间数处河段,至今流传着水怪的传闻。据说都是暴雨后发大水的时候,水里出现怪异现象。

    很久很久以前,蒙阴县城南三山子传说透着古怪。三山子最西边这座山,山脚就是水怪巢穴。一个大淹子,连着空洞的山脚。此处双河交错,汇聚在三山。北边是东汶河,南边是从叟崮(虎头崖)河流至三山子,双河之间是白杨树林的沙洲。人们站在山上往下看,能够看到有双角的“水牛”玩水。现在大淹子已经淤平,建成美丽的石拱桥,这里的荷花瑰丽异常。

    赵峪村、石马疃村、夏家庄子村也有水怪传闻。

    据说暴雨后发大水的时候,石马疃村北河段很奇怪的是,陡然之间河水暴涨2――3米,就像“团瓢”(即圆形草棚屋:下端碎石垒成的短墙,一到二米高度。上方为圆锥状,锥尖由数根木棒扎束,数根木棒下方架在墙上,木棒间在用小棒固定住,打好草苫一圈圈自下而上扇盖,至圆锥顶部扎束,既挡雨又防雪)一样。这是独角水兽在抵角玩水,导致水势不断急剧上涨。而后水流冲破河堤,村北的水没腰深。当时村里民兵有枪,有大胆的就爬上河堤打枪,过一阵水就退下去了。

    赵峪村西、石马疃村东的“七一”电灌站处,这个淹子曾有双角的“水牛”出没。也有人说卧牛山是座空山,地下是溶洞还是暗河,不得而知。河北对面有个村子叫圃子,有个大户人家养了9头水牛,赶着牛到淹子里来洗澡。9头水牛一进淹子,数数10头,再数数还是10头。历经许多时日,透着些许怪异。忍耐也是有限度的,终于有一天,主人让伙计挂红,牛角挂上红子。这样以来,水怪无法隐藏行迹,露出了马脚。主人向它开枪(一种土制枪,叫洋炮,装火药)后,枪声一响,“水牛”立马不见了。

    赵峪村东、夏家庄子村西的淹子,也有水怪出现,这里的水怪是独角兽,据说有人见过的。建成岸堤水库以后,此兽往水库去了。水怪住在淹子的时候,河当开的沙子一米多高,上下光光整齐划一,不会淌到淹子里。什么原因?就是水怪在此,不让沙子入淹子,也就不会淤平淹子。

    传说之二,铁城公大财主与水怪的故事。

    从黄山崮往南,一条土路迤逦南去,深入大河方向数公里之遥。据老人们说,这是一条土龙,此处风水绝佳,妙不可言。有个南蛮子曾经断言,“官庄出皇帝,铁城出娘娘”。

    宋朝时期,这里虽然没有人当上皇帝、娘娘,可是也出了几个大财主。虽然财主都姓公,可是此“公”非彼“公”。公家万财主有钱,但是比不上铁城的大地主富裕。铁城大地主有土地上万亩,牛羊骡马不计其数。东汶河两岸水草丰茂,极其适合放牧。大河东北地方,重山西北那个埝儿,就是现在“月亮湾”那里附近。这边有个大淹子,据说重山大半个山都是空的,淹子和山是通透着的。

    话说这年夏天,天气十分炎热。铁城公大财主让放牛,小放牛的赶着水牛吃草,然后来到大淹子边,眼看着99头水牛下了水。水牛安顿好了,小放牛的也就清闲了。也是该着出事,没事闲得慌,他数水牛玩刷,1头、2头……80头……99头!咦,怎么100头呀!小放牛的以为看花了眼,又开始数着,1头、2头……80头……99头!100头!左数右算,数来数去还是100头。许是没有数准,也就不很在意,这事也就放下了。这时夕阳西下,天色已晚,他赶着水牛回家了。

    接下来的连续几天,小放牛的数着水牛都是100头!如果说头天数错的话,不可能天天都数错,可能事有蹊跷。小放牛的不敢大意,急忙赶回家,就和公大财主说了这事。

    公大财主以为小年青的不靠谱,“嘴上没毛办事不牢”,一开始不怎么相信这事,半信半疑的。可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他悄悄跟着去淹子边上看,数着水牛也是100头。公大财主就想,水牛在水里不老实待着,来来去去的动弹,数准不是那么容易。公大财主也是见多识广,他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天近黄昏,他示意小放牛的暂且回家。到家以后,他就对小放牛的耳语一番,偷偷定下计策。

    次日,在将要水牛下水之际,小放牛的将水牛角上做了标记。――――将之一一拴上红绸带。没怎么费事,就发现了那头没有标识的水牛。

    公大财主他们大费周折,好一阵折腾,这下终于水落石出,原来是它在作怪!公大财主以为妖魔鬼怪作祟,整天价的闷闷不乐,心里怪厌恶恶央的上。人家那是响当当的大人物啊,所谓“光棍眼里揉不得沙子”!此等水怪,少给我玩里格隆。一气之下,一条毒计骤然产生。

    这天,公大财主不再让人去放水牛。他带着一伙人去石灰窑那里,推着木车子推灰,看准大块的生石灰(俗称石灰汞子),可劲地装车,装的满满当当的。一行人向大淹子进发,将一车一车的石灰汞子倒在水边,然后吩咐众人往水里投石灰汞子。大家人多势众,很快就将石灰汞子扔完。生石灰遇水即开,粉化的同时释放大量热气。刹那间,大淹子里沸腾着,古都古都的,就像开了锅一般。

    几天以后,水面渐渐恢复平静,大淹子依旧澄澈碧绿。公大财主心中窃喜,任你多么神通广大,这回全环不了。小小水怪,还敢和我较劲。他命令小放牛的,继续把水牛赶过来。打这天开始,每天少一头水牛!每天少一头水牛!……后来,一群水牛全没有了,公大财主的家业慢慢败落了。

    每逢暴雨时节,山洪暴发,河水湍急,泥沙俱下,四下里河流溪水注入云蒙湖中,一时之间湖水暴涨。这时湖水不再清澈,而是黄河水流一样,焦黄浑浊不透明。细心观察,就会看见一种奇怪现象。很长一条线(有数米长),很深的就像犁地深沟,从北面而来,迅速往南而去,不长的时间就会折返,一路向北。也有人说是大鱼,曾经有潜水者下潜湖底,发现1000多斤的鲶鱼,黑鱼也有300多斤,真个吓死人。

    水怪乎?大鱼乎?云蒙湖的谜底,等着你来揭开。

    崮文化网独家稿件 转载必究

 

0
aa7a0b23e0f242a5167eef4739b4f1a.png
aa7a0b23e0f242a5167eef4739b4f1a.png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取消
扫码支持 支付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