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蒙阴头条 > 正文
aa7a0b23e0f242a5167eef4739b4f1a.png

孟良崮的传说

       沂蒙山区的每一座山崮,几乎都流传着一个饶有趣味的古老传说,内容均是劳动人民对旧社会及压榨人民的官府的深恶痛绝,和向往和平幸福的美好愿望。
       这些古老传说,在崮乡久传不衰,实属一种特殊的崮文化,虽然语言浅俗,但内涵意义却是深远的。
       地处蒙阴东南与沂南县交界的孟良崮,亦不例外,它的民间传说,说明了它的名称的由来。
       很久以前,孟良崮原名叫鹰狼崮,山上怪石嶙峋,草木茂盛,狼狐出没,鹰雕栖息。
       山下一条大道,道旁有座卧虎镇。镇内有许多商号、酒店及各种作坊。每月逢五排十为大集,是这一带最热闹繁华的地方。
       北宋时期,奸臣当道、贪官、乡绅肆意盘剥鱼肉百姓,黎民苦不堪言,以致卧虎镇日渐萧条。
       在一个初冬的下午,太阳刚刚落山,卧虎镇即家家关门闭户,街上冷冷清清。这时一个大汉风尘仆仆来到镇上。此人30多岁,身躯高大,虎背熊腰,浓眉大眼,短短的络腮胡子,斜背包裹,手提短柄大斧。
       他见街面冷清,叫了几家客店,皆无开门者。不由心说:天这么早,怎么都关门了?为求食宿,只好来到一家店门前,举起铁锤般的拳头敲门,高喊:“再不开门,我要砸门了!”
       店门刚开一缝,那大汉用力一推,两门大开!店主人扑通一声被推倒。大汉赶紧进门扶起店主人,连声道歉:“俺失礼了!俺失礼了!”店主人被眼前铁塔般的大汉,吓作一团,慌忙说:“不敢当!不敢当!客官要住店吗?”大汉说:“相烦店家,我要吃饭住宿。”店主人见此人虽凶但不像坏人,急忙回身把门关上,很客气地说:“里边请。”
       这家店铺不大,却收拾得干干净净,但不见有客人住宿,大汉好生奇怪。不大功夫,店主人送来了酒饭,大汉一把将店主人按在自己身边的座位上,硬要一起吃酒。店主人挣脱不开,又见大汉爽直,只好一起就坐说:“好!恭敬不如从命。”
       二人一起喝起酒来,店主人自我介绍说:“老汉姓张,世居镇上,以开店为生。”大汉说:“我叫孟良,从河南洛阳来,到河北贩马......”吃喝中,孟良见店家终无喜色,便问:“天这么早,怎么就家家关门?你老又怎么如此不安?”张老汉叹了口气,从头到尾说了起来。
       前年,来这县上任的县官是当朝礼部的干女婿,此人阴险狠毒,荒淫无道,只知搜刮钱财,残害百姓。谁若指责政事,发句牢骚,被他知道,就给加上“图谋不轨”、“反叛朝廷”的罪名,轻者充军,重者砍头。老百姓人人恨他、怕他,管他叫“活阎王”。朝廷却称赞他“忠于皇家”、“治乱有方”。
       今年先旱后涝,庄稼歉收,卧虎镇一带山高土薄,收成更差。但活阎王规定的这捐、那税,更是多如牛毛,限期上交。若到期交不上,就要抓拿严办!
       这里的镇主刁狠奸猾,谄媚于“活阎王”,私设公堂,逼租逼债,奸污民女,打死人命,无恶不作,害的这方百姓走投无路。前些日子,乡亲们公推几人上书县官、知府,告发镇主罪状。不料想这狗官、恶主勾结一起,竟把这几个人抓到县衙打入大牢,动用酷刑,并趁机敲诈勒索,逼死民女,几十个乡亲气愤不过,前去说理,又被诬陷“刁民造反”。今早“活阎王”和几个都头带领百余名士兵赶来,由镇主带路,又将这几十个人抓了起来,现在正关在镇主的大院里受刑,“活阎王”扬言:明天镇上逢“十五”大集,要拉出几个砍头示众。镇上人人既恨又怕,家家早早关门避祸。
       孟良早已气得咬牙切齿,不等张老汉说完,拍案大叫:“这狗官、恶霸实在该杀!”吓得张老汉急忙用手捂住他的嘴。孟良只好暂且压下怒气,边吃饭边打听镇主大院的路径。
       酒饭过后,已经月上东山,孟良越想越气,等不到时交二更,他便披挂停当,怀揣铁丸,手提大斧,悄悄走出客房,翻过院墙,穿街越巷,来到了镇主大院墙外。他在暗处仔细观看,见门前有几个士兵持枪提刀来回走动,即找了个合适的地方,翻墙进院。只听见东厢房里传出一阵阵呻吟声,又见北面客厅灯火通明。孟良沿墙根来到客厅对面的房下,一个“旱地拔葱”飞上了房檐。只见客厅正中大桌上摆满了酒菜,坐在下手的那人站起来,向坐在上首和两边的三人敬酒,并说道:“县太爷和两位都头亲临敝镇,弹压刁民,实在大快人心......”孟良已经明白这四个家伙各是什么人了。
       四个家伙正在狂饮滥笑,孟良“嗖”地跳下房来,直奔客厅,刚到门口,两个都头听得响声,扭头往外一看,喊了声:“有贼!”便各执武器迎了出来。孟良左手一扬,一颗铁丸飞出,“啪”的一声,正中前面都头面门。另一个都头挥刀向孟良头上砍去,孟良一闪,大刀擦肩而过。紧接着二人刀斧相交,没几回合,只听“当”的一声,钢刀被磕出老远。都头见势不妙,拔腿就跑,孟良箭步赶上,只一斧,即结果了那都头的性命。
       这时,恶镇主站到院中大喊:“捉贼!捉贼啊!”孟良赶上前去,手起斧落,一颗脑袋滚在地上。客厅里的“活阎王”早已吓得趴在桌子底下,抖作一团。孟良一把将他拖出,拦腰一斧,砍作两段。待孟良跳出门外,许多士兵恶棍围了上来。孟良站在厅前台阶上,指着几具尸体喝道:“谁上来,这就是下场!”又说:“谁无父母兄弟,妻子儿女?你们跟着狗官恶霸残害百姓......”正说着,只见几个领头的上前动手,遂被孟良斧砍脚踢,打翻在地。其余的都抱头鼠窜了。
       孟良顾不得那些,赶到东厢房,抡斧砍掉铁锁,放出众人,大家都磕头谢恩,孟良说:“你们赶快远走高飞,免遭官府捕拿。”众人齐声说:“逃到那里有咱穷人的活命?不如趁此机会由好汉带领我们杀进县城,救出乡亲,一同造反!”孟良听后哈哈大笑,连说:“好!痛快!痛快!”
       当夜,孟良带领众人,转移了老小,杀进县城,救出乡亲,并把“活阎王”搜刮来的钱粮分给了穷人。
       事后,大家推举孟良为头领,在鹰狼崮上竖起了除暴安良的大旗,四方饥民百姓纷纷前来投奔,声势日大。官军几次讨伐,都被杀得屁滚尿流。后来,辽兵大举犯境,孟良又带领众人,随同杨家将,英勇抗辽,立下了汗马功劳。
       这里的人们怀念孟良这位除暴安良的英雄,就改“鹰狼崮”为“孟良崮”。
       孟良常去遛马的那道山梁就是“跑马梁”;孟良栓战马的那块直立的岩石就是“拴马石”。
       此外,山顶尚有孟良军营的旗杆窝;拴马石旁边还有巨石垒砌起来的拴马洞;山顶附近山坡上,有一巨石像被利刃劈开一样分为两片,传说是孟良试刀所劈,名曰孟良试刀石;大顶之阴名曰刑场,是孟良军营的法场;大崮顶前脚下1.5公里处有一片废墟遗址,传说是孟良好友焦赞的营盘。(刘发厚)

0
aa7a0b23e0f242a5167eef4739b4f1a.png
aa7a0b23e0f242a5167eef4739b4f1a.png

发表评论

取消
扫码支持 支付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