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蒙阴头条 > 正文
aa7a0b23e0f242a5167eef4739b4f1a.png

【蒙阴红色故事】蒙阴干部南下开辟新区

蒙阴干部南下开辟新区



解放战争后期,人民解放军展开战略进攻后,迅速解放大片新区,急需大批干部随军南下,到新解放区进行接收、管理和建设工作。1948年鲁中南区党委、行政公署成立时,下辖53个县委、县政府,已成为山东乃至华东解放区的巩固后方和支前基地,而且也成为新解放区干部的输送基地。
1948年12月,淮海战役尚未结束,华东局就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作出了从山东抽调1.5万名干部准备随军南下江南的决定,其中分配给鲁中南区的任务是3680人,按区级、地级、县区级配备好干部。1949年3月,从鲁中南区抽调的4422名地方干部被统一编为华东南下干部纵队第一支队,下辖8个大队。沂蒙地委抽调的干部分三批准备渡江南下,按全省南下干部编制序列编为第二大队。原则上大队负责接管一个地区,中队负责接管一个县。每个大队、中队按照党务、政府、军事、民运、财政等配备好干部。中队下设若干班,班长即县属区的区委书记。
蒙阴抽调了120余名干部,其中有:县委书记吕子仪,副县长胡茂进、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张士贤、分区委书记:安成夫、李英才、宋树䘵、陈永绪等。张士贤和宋树䘵被编入由地区机关干部和沂南一个区的干部合编的一中队,任正副领队。蒙阴大部分干部和沂南部分干部计85人,被编为五中队。沂南、蒙阴、沂东、蒙山等县的部分干部混合编为第八大队二中队。另,沂南和蒙阴40余名干部组成一个中队。沂蒙南下干部在临城附近农村集中学习培训了一个月,集训结束前,每名南下干部各配发两套军装和4双军鞋,佩戴起“中国人民解放军”胸章。
渡江战役打响后,南下干部从临城出发南下向长江推进,从1949年4月30日开始陆续开过长江,5月初到达杭州。在杭州进行了短期培训后,沂蒙地区南下干部奉命接管浙西第九专区所属各县。原蒙阴县委书记吕子仪任浙江省第九地委(后改为临安地委)宣传部部长兼民运部部长。蒙阴南下干部除完整地接管了临安县外,其余少数干部与沂南县部分干部共同接管了安吉县。
蒙阴籍参加西南服务团的干部有39人,其中,多数人是从蒙阴抽调的干部,他们有区长李延生、张道成,副区长李培传、秦元胜等,其他同志则是参加支前工作后被抽调的同志,另有少数几位同志,是在专署等机关工作,被抽调去的。1949年10月在湖南常德按接管地区进行整编,蒙阴参加西南服务团的同志大多数被编入重庆支队,于11月初出发,跟随二野三兵团入川。除少数同志参加接管涪陵县、大足县外,多数同志参加重庆市的接管工作。
重庆市,在抗战时期为国民政府的“陪都”,在全国解放战争后期为国民党反动政府的“临时首都”。1949年11月30日重庆解放,当日凌晨,在解放军的隆隆炮声中蒋介石恋恋不舍地乘飞机从重庆逃跑。他妄想以重庆为中心建立大西南反共基地,以维持其反动统治。可想而知,重庆社情之复杂,接管难度之大。从12月3日,重庆市军管会、重庆市委等进入市区,市军管会发出第一号布告,至1950年1月23日重庆市第一届各界人民代表大会隆重开幕,仅以52天的时间重庆市就步入稳定恢复发展阶段,参加接管的同志功不可没。
沂蒙解放区的南下干部到达新区后,克服了语言、生活等方面的诸多困难,经受住了复杂社情的严峻考验,扎根新区,与当地党组织和干部一起,发动群众,开展了接收地方政权、进行民主改革、恢复生产、发展经济、清剿土匪、支援前线等方面的工作,为南方新区的革命和建设做出了名垂史册的历史贡献。

历史瞬间



《华东局关于执行中央准备五万三千名干部决议的指示》


浙江当地群众夹道欢迎南下干部


0
aa7a0b23e0f242a5167eef4739b4f1a.png
aa7a0b23e0f242a5167eef4739b4f1a.png

发表评论

取消
扫码支持 支付码